电影《赛德克·巴莱》的启示,抗日战争变为内斗

2020-07-20  阅读次数:

  电影《赛德克·巴莱》的启示,变抗日战争为内斗最为沉痛

  2011年10/18

  电影《赛德克·巴莱》在台湾“总统府”前首映时,马英九看了连连说:震撼!感动!佩服。「赛德克?巴莱」是以1930年「雾社事件」为原型拍摄的史诗巨片,就凭着他痛杀日本鬼子的场面,笔者也要去台湾先睹为快。看完上、下集共5小20分钟的史诗巨片,欣赏该片集合了台湾、日本、韩国三地电影菁英共400多人、动员近2万人投入的震撼视觉,结合该蓝本小说,悟到古今中外的不对称战争的道理几乎一脉相承。

  海峡两岸对《赛德克·巴莱》的影评反差极大,我只从军事角度探讨影片中台湾原住民赛德克族头目莫那鲁道率领族人对抗日军的战术优劣。中日两军强弱悬殊;日寇拥有机枪、大炮、轰炸机、燃烧弹甚至毒气弹,高山族只有土枪和拼死夺到的洋枪和少量子弹,蕃刀、矛和弓箭是高山族同胞的基本装备。日本军警几千兵力围剿三百多赛德克族壮丁,莫那鲁道只能倚赖原始森林的地利打游击。

  10月27日,赛德克敢死队突袭在雾社的日本人“神社祭”,全歼日本军警及家属一百三十余名。雾社下属的日本多个山林警察所也被攻占。传统“出草”即血祭祖先起义震动了日本对台湾的统治。

  赛德克族6个山寨的起义,对抗绝对优势军力的日寇必然失败,已经是头目莫那鲁道意料之中,最可惜的是高山族放弃游击战、麻雀战,舍长就短去同日寇打阵地战;各山寨壮丁不是正规军,缺乏统一指挥。最痛心的是同属赛德克人的屯巴拉社被日寇收买,原住民传统的内斗、私仇在民族起义关键时刻把矛头对准同胞。起义首领莫那鲁道的马赫坡社男女老少通通战死或自尽收场。

  赛德克族6个山寨的其余起义同胞,投降的男丁后来被日寇枪杀,老弱妇孺被日本警察教唆屯巴拉社山民以“出草”的名义屠杀殆尽,残存者流放孤岛九死一生。

  可见日寇收买原住民变抗日起义战争为内斗是最沉痛的历史教训。